下載APP
掃碼下載品觀APP,
與化妝品產業一同進化!
搜索

3項新規即日施行,品牌迎大考

趨勢原創 蔡杏 記者 ·  2022-07-04
美業轉折點。

1655100529578034.png

上半年多點爆發的疫情,讓不少企業一度感嘆“活著就好”。而下半年開啟的第一天,3項新規正式落地,無疑給企業頭上再添“緊箍咒”。

按照規定,自今日(7月1日)起,《化妝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》、《化妝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檢查要點及判定原則》(下稱“106條”)以及《明碼標價和禁止價格欺詐規定》,均落地施行。具備兒童護膚類、眼部護膚類化妝品生產條件但未在許可證上特別標注的,也應于今日之前更換新版許可證。

“今年或是化妝品從業者最艱難的一年”、“美業發展轉折點來了”,不少行業人士發出如此感慨。

禁止7種價格欺詐

線上交易迎最強監管

自7月1日起,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的《明碼標價和禁止價格欺詐規定》(下稱《規定》),正式落地。

《規定》明確了經營者不得實施的七種典型價格欺詐行為,包括以低價、虛假折價、減價或者價格比較等方式誘騙消費者;使用欺騙性、誤導性的語言、文字、數字、圖片或者視頻等標示價格以及其他價格信息;通過積分、禮券、兌換券、代金券等折抵價款時,拒不按約定折抵價款等。

事實上,價格欺詐一直是市場頑疾,美妝零售巨頭屈臣氏就屢次被絆倒。

6月29日晚間,#屈臣氏分店因價格欺詐被罰# 登上新浪微博的熱搜榜。據信用中國消息,屈臣氏河北廊坊一家分店,將原價67.00/瓶的巴黎歐萊雅潤養去屑洗發露,標注為會員價100元/3件等,但涉案商品未發現原價交易記錄,構成價格欺詐的違法行為,被罰款5萬元。

這并非屈臣氏門店第一次因價格欺詐行為被罰。今年5月,屈臣氏北京延慶一家門店,在促銷活動時將原價44.10元/件的面膜產品標注原價為49.00元/件;2020年7月,屈臣氏北京通州第八分店,將原價20元/瓶的“舒耐爽身香體噴霧櫻香亮膚150毫升”提價至30元/瓶再以“第二件5折”進行促銷,均構成“價格欺詐”行為,分別被當地監管部門罰款5萬元。

有業內人士表示,線下零售本就艱難,如此嚴管,將受到線上更大的沖擊。

微信圖片_20220704105039.png

截自《明碼標價和禁止價格欺詐規定》

不過,隨著今日《規定》的實施,線上交易也被納入了監管范圍?!兑幎ā分刑貏e強調,“網絡交易經營者”不得實施的行為,包括在首頁或者其他顯著位置標示的商品價格低于詳情頁價格,公布的促銷活動范圍、規則與實際促銷活動范圍、規則不一致等。

就在剛剛過去的“6·18”電商大促活動中,歐萊雅集團旗下知名護發品牌卡詩,其天貓旗艦店顯示可使用滿900減70的購物券,但在消費者支付尾款時卻無法使用,滿減券被品牌方無故取消。

化妝品觀察搜索黑貓投訴平臺發現,有關“卡詩”的投訴量多達316件,已完成的只有91件,投訴解決率不足三成,其中大量投訴是關于618期間不能使用滿900減70的優惠券。

微信圖片_20220704105042.png

截自黑貓投訴平臺

根據《規定》的相關條款,卡詩無疑也涉嫌價格欺詐,按照第二十三條,由縣級以上市場監督管理部門依照《價格法》《不正當競爭法》《電子商務法》《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》等法律、行政法規進行處罰。

“如今線上市場不輸線下,新規是與時俱進,制定了更具針對性的相關規定,符合電子商務的實際交易狀況”,廣州某資深法規人士表示。

“不管是直播間還是電商平臺,都惡性競價、內卷嚴重。尤其是618這種大促,低價促銷泛濫,嚴重擾亂了價格體系”,在某品牌負責人看來,《規定》給廣大線上經營者敲響了警鐘,無疑有利于化妝品市場的穩定。

即日起

品牌方正式被納入監管

在今年3月30日發布的《化妝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檢查要點及判定原則(征求意見稿)》中,明確指出“本檢查要點及判定原則自2022年7月1日起施行”(詳見《“化妝品106條”來了!》)。

作為《化妝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》的輔助法規,“106條”進一步提高了工廠的準入門檻,與此同時,相比原《化妝品生產許可檢查要點》(即105條),該文件還首次對委托方(一般指品牌方)提出了明確要求,徹底落實了注冊人、備案人的主體責任。

微信圖片_20220704105045.png

截自《化妝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檢查要點及判定原則(征求意見稿)》

根據“106條”,委托方的重點檢查項目一共9項,包括設立質量安全負責人,建立并執行受托生產企業生產活動監督制度、化妝品注冊備案管理、質量管理體系自查、產品放行管理、產品貯存和運輸管理等質量管理制度,建立并實施化妝品不良反應監測和評價體系,以及承擔產品上市放行責任等。

這意味著,品牌方不能再置身事外,需對產品配方、生產、質量負責。

一直以來,代工生產的化妝品,品牌方能否以監制、出品人、聯合研發、經銷商等形式來標注,相關法規并未給出明確規定,但不少地方出現了以此形式備案被駁回的情況?;诖?,品牌方開始爭做注冊人、備案人,以在產品標簽上“亮明”身份。

然而,質量安全負責人一將難求、工廠不愿提供產品配方,難倒了不少品牌方。如今,品牌方一旦成為注冊人、備案人,還得接受“106條”為其量身打造的24條檢查要點,無疑又添了一個“攔路虎”。

多位業內人士表示,“品牌方做注冊人、備案人的難度進一步加大了,化妝品生產或進一步向工廠端靠攏”。

“檢查要點的升級對工廠和品牌方都是一個挑戰,特別是品牌方,僅質量安全負責人都很難配備,也無法建立相應的質量管理體系”,上述資深法規人士如是表示。在他看來,整體趨勢是越來越規范,“此前工廠沒辦法引導品牌方合規,現在各種法規從品牌方開始管理,對行業而言無疑是利好的”。

“品牌方完全依賴工廠,做經銷商不是出路,一旦工廠出問題,整個品牌也會受牽連”,化妝品違禁詞網創始人李錦聰指出,對于品牌方而言,質量安全負責人至關重要,有了把關人,就能避過很多坑,“企業盡快建立獨立的質量安全管理部門,專人專職,才有未來”。

某企業負責人則建議,有實力的品牌方自建工廠,“搞研發、生產、銷售一條龍,這樣可以解決受制于工廠的尷尬,同時避免被工廠牽連的風險”。

兒童/眼部護膚類化妝品換新證

工廠洗牌再加劇

自今日起,被稱為化妝品GMP的《化妝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》(下稱《規范》)正式落地。

《規范》共9章67條,明確了化妝品生產企業質量管理機構與人員、質量保證與控制、廠房設施與設備管理、物料與產品管理、生產過程管理、產品銷售管理等要求,從軟件和硬件上提高了企業申請許可證的門檻。其中,兒童化妝品、眼部用化妝品、牙膏,被《規范》列為重點產品,其半成品貯存、填充、灌裝,清潔容器與器具貯存等工序,應符合生產車間潔凈區的要求。

微信圖片_20220704105049.png

另據國家藥監局頒布的《關于貫徹執行<化妝品生產經營監督管理辦法>有關事項的公告》, 具備兒童護膚類、眼部護膚類化妝品生產條件但未在許可證上特別標注的,也應當于今年7月1日前更換新版許可證(詳見《“換證”難倒了工廠》)。

“兒童護膚類、眼部護膚類化妝品的標注規定,體現了其特殊性,需具備更嚴格的生產條件才允許生產,突出了國家對于兒童化妝品的重點監管?!鄙虾D愁^部ODM企業負責人指出。

在國內某頭部美妝品牌工程師看來,目前監管層面對于化妝品生產許可證的要求,實現了從源頭的管控。她認為,生產企業要根據新的化妝品GMP來執行,大部分硬件都需要改造,“對大企業來說肯定是好事,門檻提高,把一些弱小的、亂的,全部淘汰掉?!?/p>

“《規范》對于頭部企業及過往就嚴格按照法規要求運行的企業來說,影響不大?!鄙鲜鯫DM企業負責人也指出,“真正受到沖擊的,是那些抱僥幸心理,喜歡打擦邊球,在違規邊緣反復游走的企業”。

國家藥監局數據顯示,2021年8月,全國共有5680家持化妝品生產許可證企業,而在過去的9個月里,全國約減少了大約數百家持證生產企業。

據化妝品觀察此前報道,從生產規模來看,這些企業絕大多數為小微企業,在生產類型方面,多為洗護、護膚類企業。從注銷原因來看,包括生產許可證超過有效期、有效期屆滿未申請延續和企業主動申請注銷等,其中主動注銷占了絕大多數(詳見《新一輪注銷潮要來了!》)。

這意味著,大限之前,化妝品行業已經自動開啟了大洗牌動作。

多位行業人士認為,隨著《規范》和106條的實施,接下來,化妝品行業洗牌還將進一步加劇。正如上述工程師所言,“很欣喜地看到化妝品行業質量管理逐步向藥品靠攏,化妝品行業劣幣驅逐良幣的怪相到頭了,”在她看來,重質量、工藝、研發的企業,才能夠更好的在這個行業生存下來。

需要注意的是,根據國家藥監局關于發布 《化妝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》的公告,2022年7月1日前已取得化妝品生產許可的企業,其廠房設施與設備等硬件條件應當在2023年7月1日前完成升級改造,以符合《規范》要求。也就是說,監管部門給廠房不合規的企業還保留了一年的整改時間。

微信圖片_20220704104323-tuya.png

【版權提示】本文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品觀網/品觀APP立場。如需轉載,請聯系原作者。如對本站其他內容有授權需求,請聯系meiti@pinguan.com。
劉杰黃婷婷...   等908人看過此文章

參與評論(0)

登錄后參加評論
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
發表評論
點擊加載更多
品觀網

蔡杏

記者

最新會議

全部會議
廣告
品觀APP
  • 品觀新聞
  • 品觀找貨
  • 品觀知識
下載品觀APP,與化妝品產業一同進化!
廣告

相關閱讀

Copyright ? 2019 品觀科技版權所有 / 鄂ICP備17026809號-1 鄂公網安備42010602003314號
欧美眼影和日韩眼影,日本激烈高潮无码观看,我半夜摸妺妺的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