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載APP
掃碼下載品觀APP,
與化妝品產業一同進化!
搜索

涉案6.6億!又一例傳銷

零售原創 曹冉京 記者 ·  2022-06-13
屢禁不止。

1654161348628903.png

日前,備受關注的“太極古芳”平臺涉嫌傳銷一案,迎來終審判決。

據田東縣人民法院官方澎湃號消息,百色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被告人陳某州、劉某有的上訴,維持田東縣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,以組織、領導傳銷活動罪分別判處陳某州、劉某有、陳某芳、陳某濱四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至一年八個月不等刑期,并處罰金262萬元;依法追繳傳銷平臺及四被告人非法所得約2.4億元,上繳國庫。

微信圖片_20220613120058.jpg

而隨著此次太極古芳終審落地,屢禁不止的網絡傳銷,又一次站在了輿論的風口浪尖。 

“萬人拼團”式傳銷

涉案金額達6.6個億

根據裁判文書網2021年11月發布的《朱衛坤、李曉霞等組織、領導傳銷活動刑事二審刑事裁定書》【(2021)桂10刑終69號】,被告人陳某州、劉某有、陳某芳、陳某濱等人違反《禁止傳銷條例》相關規定,以非法牟利為目的,通過“萬人拼團”的營銷模式搭建線上銷售平臺——太極古芳平臺,以銷售太極古芳產品為幌子,將購買產品作為會員門檻,把拼團獎、分紅獎、代理團長等返利收益作為誘餌,采取“拉人頭”方式發展會員,按照層級和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依據,騙取他人財物,擾亂社會經濟秩序。

據了解,太極古芳電商平臺主要分為兩個主要板塊,分別是“參王微動力”和“萬一樂購”,其中,“萬一樂購”就采用了“萬人拼團”模式。

具體來看,“萬一樂購”需要5人成團,團長需邀請4個人購買一套218元的護膚品,團長自己無需支付費用,但其每組團成功一次,就可以獲得200元現金和6000元待返的“加權分紅”獎勵,相當于拿后來者的錢給先到者返利。而通過拼團的業績,團長可以從“菜鳥團長”逐級晉升為“飛鷹團長”、“風神團長”、“大仙團長”、“屠龍團長”四個級別,級別越高,“加權分紅”的金額也就越高。

太極古芳平臺在宣傳該模式的海報中指出,“加權分紅”按公司每日營業額的15%返錢,類似于一張只漲不跌的股票,投資者獲得的分紅股權越多,收益就越高。

這意味著,太極古芳平臺并非以銷售商品為目的,而是將商品為道具,變相進行非法集資行為。截至案發,涉案金額約達6.6個億。

微信圖片_20220613120056.jpg

根據公開報道,經司法鑒定,太極古芳平臺會員總數為116495人,其中最大層級數為18,累計下線會員數為108102人;太極古芳平臺通過綁定的第三方支付平臺收取會員充值收入總計6.6億元,支出合計4.2億元,結余2.4億元。

涉事護膚品仍違規銷售

據化妝品觀察了解,太極古芳平臺與香港太極集團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根據公開報道,“太極古芳”這一商標的申請人是廣州芳本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。該公司在成立后,就開始全權代理香港太極集團的“名正顏順”品牌在內地的經營權,同時也是多款冠以“太極古芳”之名的化妝品的實際生產廠家。

另外,香港太極集團旗下另外一家公司廣州太極古芳中醫研究有限公司,宣稱是開發太極古芳參王微動力這一產品的公司,也是太極古芳網站與APP的開發運營公司。根據企查查信息,廣州太極古芳中醫研究有限公司曾于2021年9月,被廣東省廣州市白云區人民法院執行標的128萬元。

此外,企查查還顯示,2020年8月,該公司曾因自建官方網站“太極古芳”、自研手機APP“太極古芳”網上商城等形式,發布“太極古芳參王微動力固體飲料”產品宣傳廣告,對外宣傳自身實力和產品品質,與實際情況不符;在手機APP“太極古芳”網上商城上虛構商品銷量,與實際銷售情況存在較大差距等構成發布虛假廣告的行為,被罰50萬元。

微信圖片_20220613120054.jpg

值得注意的是,太極古芳旗下的護膚產品此前也被媒體曝光過。搜索國產非特殊用途化妝品備案服務平臺發現,太極古芳旗下的“角質層修護補水面膜”、“毛孔細致原液”、“蝸牛彈潤肌底原液”、“火山巖泥黑頭導出液”等多款產品都曾因“產品安全技術相關資料不全”和“企業未按期配合備案后監督檢查工作”被責令改正。

化妝品觀察發現,目前,廣州芳本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經注銷。太極古芳APP已經下架,微信小程序香港太極古芳也已經無法打開。

微信圖片_20220613120051.png

不過,以“太極古芳”為關鍵詞在淘寶、京東等平臺進行搜索,太極古芳薰衣草膠原蛋白原液、太極古芳肌底修護原液小綠瓶精華液、太極古芳藍瓶潤透補水睡眠面膜等多款護膚產品仍在正常銷售。國產普通化妝品備案信息顯示,上述產品備案企業均為廣州芳本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但備案信息已經注銷。

半年開出數億罰單

披著外衣的“傳銷”退潮

由“太極古芳”二審維持原判可以看出,監管層面對于傳銷各種形態的零容忍。

有業內人士指出,“傳銷品牌往往披著‘微商’的外衣,80%的微商品牌在商業模式存在風險性,面臨著‘涉嫌傳銷’的問題?!蓖瑫r,各種洗腦、各種傳銷套路層出不窮,這也導致了微商成為市場監管處罰的“重災區”。

去年12月,國家從政策上對傳銷的管控范圍進一步擴大。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《法治市場監管建設實施綱要(2021—2025年)》要求,借助技術手段甄別新形勢下以電商、微商、消費返利等名義開展的新型傳銷行為,依法查處直銷違法違規行為。

今年以來,就有多起微商品牌被定性為傳銷的事件。比如今年1月,國內微商企業“鼻祖”廣州思埠集團,因與王老吉品牌合作推出的項目涉嫌傳銷,被河南省獲嘉縣市場監督管理局查處;2月,廣東微團商城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及其關聯公司,也因涉嫌傳銷,公司賬戶以及多名自然人的銀行賬戶及第三方支付平臺賬戶被凍結,涉及凍結資金高達數億元;

微信圖片_20220613120049.jpg

4月,由張庭、林瑞陽夫婦創辦的,被外界稱為“中國第一微商”的TST庭秘密的運營主體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,被市場監管部門認定構成組織策劃傳銷違法行為,并被沒收違法所得1927.99萬元,罰款170萬元;同月,微商美妝品牌“萃工廠UItraWorks”母公司杭州康又美科技有限公司,也因涉嫌傳銷被罰款50萬元。

據不完全統計,今年上半年,僅涉嫌傳銷的罰單金額就高達數億元??梢?,監管部門打擊傳銷的力度和決心。

同時也意味著,隨著監管趨嚴,披著“微商”外衣的傳銷等違法行為將無所遁形,不少業內人士喊出“微商已死”的論調。據業內人士透露,2019年至今,微商進入了一個較大的退潮期,“90%以上的人都直接退出了”。

“微商說白了就是類似偽直銷,這種模式注定走不遠?!币幻缞y品牌負責人直言,“只有一種商業模式會長存,那就是不要靠‘模式’賺錢?!?br/>

微信圖片_20220613113254-tuya.png

【版權提示】本文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品觀網/品觀APP立場。如需轉載,請聯系原作者。如對本站其他內容有授權需求,請聯系meiti@pinguan.com。
劉鑫慧常雪李少鋒李體豪...   等1438人看過此文章

參與評論(0)

登錄后參加評論
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
發表評論
點擊加載更多
品觀網

曹冉京

記者

最新會議

全部會議
廣告
品觀APP
  • 品觀新聞
  • 品觀找貨
  • 品觀知識
下載品觀APP,與化妝品產業一同進化!
廣告

相關閱讀

Copyright ? 2019 品觀科技版權所有 / 鄂ICP備17026809號-1 鄂公網安備42010602003314號
欧美眼影和日韩眼影,日本激烈高潮无码观看,我半夜摸妺妺的奶